山高(6)终篇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20-11-20 16:11:47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

那一夜,群星坠落,走廊阳台,我伏靠栏杆,电话来了:我喝酒了。你坦白了,我说:我知道的。你问为什么你说谎离开半年杳无音信,我并不怪你。我说:你说谎,或不说谎,对我来说结果都一样,我还是喜欢你。你很感动,想亲我,你要听不是嘴唇张开的真实亲吻声,而是喉咙哼出的宠溺亲吻声,然后和我说很多话,我初中学习成绩很好的,英语课本上的单词不用教,看了就会,自己读出来。”你说,“后来换了老师,对我态度不好,我上课不想听,英语就差了······”我说:我想见你。你说:等有空吧,会见着的。


我等你好多年,好多年你酒还没醒,等我到缙云山最高处,断头崖,按照地图五角红星标记走,山林中穿梭,七户相连平房的水泥空地,由一根黑色铁管驻守,像一把等待英雄的剑,七十年代的水龙头,感觉还能拧出水流,脑袋凑上去,冲刷满头的泡沫,泡沫是十元一版、袋装洗头膏打的,散发黑芝麻香味。房内录影带还在,人没了。空地延伸一条路,砂砾铺满,所见极远处,群山连绵,途经无人电站,钢架构造的信号塔,生猛齐腰的野草丛,以空心砖墙为牢。三三两两返途人,波浪发女人戴红色墨镜和围巾,其实阳光不大,青涩的男生女生,有说有笑:和熟人说话时,总会忘了自己,因为沉浸在还原业已定为事实的体验,与现在相通,自大轻狂。我走到一处空地,他们刚来过,地还是热的,两座巨石遮住两边天,像两座楼,左石上刻红字断头崖,朱砂如血,触目惊心,不见任何刑具。平台边缘,两三枚怪石台阶,下至一片无妄草海。


走入无妄草海,我想起欧阳修说,世之奇伟,瑰怪,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而人之所罕至焉,我认为不是这样,因为世上本没有景色,景色都是人定义的,如果我和你走过从小长大的路,江边小区年久失修的房子,蜘蛛结网、蚊虫萦绕的惨白路灯,掉漆的镂空长椅,每一个灯火阑珊的街道转角,每打盖满蒜泥的生蚝,我也会认为是奇伟、瑰怪、非常的风景。我越走越深,葱郁绿荫的树木消隐,高翻肩的枯草涌现,前路,依旧枯草、乱石和黄土,路越走越窄,直到野鸟希声,暖风阙静,太阳悄悄落下来,身后的路,被大片枯黄的野草淹没,我站在原地,沉默好久,听见声音回响——我想什么,就听到什么——“如果我回去我的星球,没人知道,发现也得两三天,他们一慌,接二连三分头寻找。最好不过我凭空消失,连扎根他们脑海关于我的记忆一起消失。老实说,我回去我的星球,我也不需要什么故人了。”——我听见自己的呼吸声,我找不到跃过山河的心情,我惶惶不可终日。


缙云山很大,我很小,拨开草丛继续走,我不小心被个东西绊倒了,枯叶边缘微小的锯齿,把我手臂划拉出优美的弧线,渗出血来,又辣又痒,我爬起来,拍拍膝盖尘土,地上那个东西,感觉很陌生,我坐旁边观察良久,那个东西肩负紫色斜挎包,穿蓝格子衬衣、酒红五分裤,短发,白唇,瞳孔望天,手臂一条优美的弧线——可我不认识他,让他躺在这里吧,没人看到,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过——我起身,准备下山了。



(完)


我要推荐
转发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