剃头记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20-07-05 14:16:00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
剃头记

 

张岳旭

 

科里原工商所对面的小河坝边,是集上剃头摊子云集的地方。每个集市日,这里剃头生意忙碌,每个摊子都不停点,好多人在一边下棋,一边等着理发。近几年,理发越来越贵,不要说灵宝街上,乡下尤其是科里这样的地方,国道交汇处,外地过往车辆多,物价并不便宜,理发店也很会赶趟儿,七元理个发,恐怕已不好找。如果图便宜,不太讲究的话,索性到集上剃头摊子上理发。不就是没有空调,没有镜子,没有躺着洗头水枪,没有养眼的美女罢了。这倒也清净,省却了美团预定,也省却了理发小师傅说你头发白了,劝你焗油,染发,让你买卡打折,甚至动员你到雅间按摩消费的麻烦。

我是这里的常客。学校里另一位同事科也是这里的常客。不同的是科理的是四块,我的是五块。他让里面的一位师傅理,人家要四块,我让临街最外面的闫谢师傅理,要五块。我也嫌五块贵,到这里理发,不可能径直走到里面,找四块的理,能不能挨得上不说,况且和他相熟多年,贵一块两块也不是个事儿。

我还没结婚时就已经是这里的常客。刚开始,工资低,总觉得店里太贵。另一方面,小时候,村里经常有剃头师傅去。在村头大队部院子里,挑上一担水,架上火,红红的柴火一会儿就把水烧开了。村里的大人小孩趁时间去村部理发,年底每家按人头论斤给剃头师傅粮食就行了。毕竟我们那里是山里,不通车,走几十里到街上理发也着实不方便,我也习惯了在这样的野摊上理发了。

我上高中的时候,也是实行责任制之后的好些年了。家家忙着种地,多打粮食,村里再也看不到理发的师傅了。那些上了年纪,行动不便的老人,也只能在村里让人理。老孟就是人请的最多的一位。他的剃头刀是一张镰刀。由于长时间打磨,那刀明亮锋利,剃头刮胡子不在话下。父亲也经常找老孟理发,他们年龄相仿,也能谈得来。有时在地里干活,两个人隔几块地,都会绕几个地头走到一起,坐到锄把上,掏出旱烟袋,美名曰吸一锅子。他们熟稔地卷好烟,掐掉最上边尖儿,点上火,边吸边聊。天南海北,东家西家,耕种打药等待,缕缕青烟飘扬着满足,幸福,在叮叮咚咚的牛铃声里下晌回家。

我上班的地方有集市,父亲平生最爱赶集,他也不再找老孟理发。他的儿子已经大学毕业,成了公家人,不会像以前那样到处低眉下眼求人家借粮借钱。老哥哥老伙计们都很羡慕他,在整个尚庄塬,他也挺直了腰杆。到学校看我,顺便到集上理理发,再催促打探一下我的婚事,再买些农药化肥镰刀麦帽子之类,回到山里,给他的老友们吸一吸儿子买的好烟,听一听几句吹捧的话。一直到他去世前,都是在街上理。老孟最后一次给他理发,是他去世后。村里的老人去世后,或去世前,都会找老孟来理。现在,老孟也去世好多年了,他的两个儿子都住到灵宝城里,我们的村子从东头到西头,老人大多都已去世,年轻人外出打工,或远嫁他乡,或住进城里,由于是省里明文的地质自然灾害村,乡村在慢慢消失。

这是一张饱经沧桑的脸,胡须拉杂,头发斜塌在一边。他不苟言笑,忙着干活,由于是动刀子的营生,需要小心,且不敢分神,偶尔说话,话音里带着嗡音,但不失村里人的淳朴和厚道。

记得第一次到这里理发,他怕我难为情,让我转过身子,背对行人。本身对理发要求不高,我无所谓在哪里理了。师傅技术娴熟,尤其是刮胡子非常舒服。热毛巾的水拧干,在我的脸上一搭。他拿出剃头刀,在一个长长的,黑油油的布上,啪啪甩了七八下,大约三分钟后,拿开毛巾,用一个类似毛笔的小刷子,蘸足冒泡的肥皂水,在胡子上刷匀,刮胡子正式开始。他那宽大的手,轻托着脸,刀子在脸上来回刮动,伴随着噌噌噌的声音。我闭着眼睛,享受这静美的时光。师傅边理边聊。平日,他在村里给街坊邻居理,遇集就来,科里,阳店小河集是他常去的地方。他有两个孩子,都没有上成学。他知道我是学校的老师,闲聊也很是投机。理完了,给他掏钱,他还要推辞一二,最后说一句,“薄气了。”笑着目送我离去。


老师挣的是死工资,很少有机会能花上公家钱,花自己的钱,谁都会心疼,谁都很小气。

在理发上,男教师大都很抠。除非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师,由于白头发太多,不染不行。但那些女教师,摆弄头发几乎就是她们课余的全部。拉直,烫卷儿,再拉直,再烫卷,染红,再染黑,给人做伴娘,上赛讲课,演讲,她们必然和头发较上劲来,街上的剃头摊子终于有了致命短板,难怪女人不来这里理发。

学校对学生理发的事十分重视。前不过眉,侧不遮耳,每周政教处都会检查公示,不要说扣了班级量化分班主任会唠叨,头发长了也影响在异性同学面前的形象。对学生理发严格要求,老师的发型自热也有要求。由于为人师表,头发的问题有碍观瞻。当老师最烦的就是理发,如果不是老师,真想染染发让自己时尚一点,还可以剃成光头,让自己更加土匪一点。

暑假第一天,我终于实现了我的光头梦。身上的书酸气一下子变成了匪气,在街上可以面露凶光,像刚从监狱了出来,没人敢惹,有一种老想打人的冲动。似乎在体育场打野球,人们都有意躲着你,防守松了,还巴结似的把球争着传给你,让你投。最好别说话。长期的好为人师,一张嘴,明眼人一下子就知道你是老师了。

一个剃了光头的教师哥们说,有三大好处。一是省钱。可以很长时间可以不用理,要长到长发俊逸,恐怕得一个学期。二是时间。可以不用照镜子,洗把脸直接出门。三是省洗头膏。洗一次头,洗头膏的量和刷牙膏的量相当。我看不止这三点。更重要是阳光晒在头皮上,可以治好头皮屑,还可以让白头发消失,甚至治好白头。洗头也方便了,洗脸的时候,顺便就可以把头洗了。(未完待续)

 

2016719日星期二于西华


作者简介

张岳旭,毕业于洛阳师专中文系,河南大学本科,中学高级教师,灵宝作家协会常务理事,诗人,主办《燕山教育》微信平台。

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

燕山教育

微信号:yanshanjiaoyu

投稿邮箱:yansanjiaoyu@126.com



我要推荐
转发到